初會死亡

不曉得是花門家忌諱死亡, 還是他們都願意愛惜我, 遇有親人病重或去世, 都沒有人會特地告訴我, 總是在閒聊時, 才淡淡然地說出來.

所以, 一直以來, 死亡, 對於我來說, 都是很虛幻無邊的.

就只有這一次... 是實實在在的, 離自己很近的.

我還未出生時, 花門外公已經不在很久, 而花門祖母甚至在花門爸還小時就走了, 伴着我成長的長者, 就只有花門婆婆及花門爺爺.

從小我就住在花門婆婆的家, 是那種有幾幢房子的大村屋, 同住的, 還有大姨及舅父們幾戶, 到我要唸幼稚園時, 才回自己的家.

雖然花門伯父一家跟我們住在隔壁, 但花門爺爺是睡於花門家的, 而且還是與花門哥一塊兒睡, 我跟花門姊就睡在地上, 還有花門爺爺養的老花貓.

那些日子, 花門爺爺每天都要照顧我們這八﹑九個孫兒, 幸好要唸小學的, 只消到樓下去就可以上學了, 而我們要上幼稚園的, 也只要過一次馬路就成.

印象中的花門爺爺, 是:
即使我們在吵吵鬧鬧, 他仍然可以氣定神閒地站着看電視(因為電視機是放在冰箱頂的);
用洗衣服的大刷子, 洗刷他的3mm skin-head; 
愛表演吃〔符子粒〕(長大後才知, 那些其實是原粒白胡椒); 
一大朝早, 會坐在床邊, 望着窗外看得出神;
會帶我去老式茶樓吃點心;
還有, 好像沒有打罵過我們...

在我唸小三那年, 花門家早己獲分配多一個公屋單位, 環境好了, 而之後多添了的幾個孫兒也要唸小學了,  花門爺爺卻在這時要離開我們.

花門爺爺應該沒有甚麼大病吧? 好像都沒有怎樣卧病在床.

只是有一天, 花門姑姑﹑姑丈們都來了, 幾個大人就圍在花門爺爺床邊, 把我們這些小孩子都趕到花門伯父家.

那時天氣應該還熱熱的吧? 大門都沒有把關上.

我跟着兄姊他們, 跑回我的家, 一直蹲在鐵閘前, 呆呆的往家裏看, 沒有哼一句聲, 大人們也未有閒去管我們.

一直蹲着看着...

終於,「爸!」「爸!」「外父!」「老爺!」此起彼落, (我還是頭一遭, 聽到花門媽喊「老爺」)一陣陣騷動嗚咽過後, 花門爺爺, 真的走了.

忘了大人們是如何把花門爺爺送走的, 只記得, 我沒有跟着哭, 不是不懂得發生甚麼事, 只是, 就只是沒有哭.

 

Posted on 16/08/2007, in 花門氏宅.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則迴響.

  1. 喂~~你無咩麻~~~係唔係唔開心呀??

    其實我都對lee樣野好陌生(我都唔想發生),最記得都係小時間婆婆走果時~~~我都唔記得幾多歲啦… … …

    哈哈~~
    唔係呀!
    不過都多謝關心. 😳

    想寫花門爺爺好耐o架喇,
    既然有感受,
    就決心執筆囉.

    C

  2. 忽然想到死亡?還好吧!?

    唔係忽然,
    而係好多時都會想到.

    耐心睇埋我呢個系列,
    妳就會知我點睇.
    Heehee~~

    C

  3. 我又唔係好驚死咋喎… 因為人一定會有一次…
    所以我地要享受人生囉…

    係o架,
    真係有生就必然有死,
    無得好驚.

    我係怕痛,
    同怕唔食得多d…

    C

  4. 人必須有生離死別, 最初都唔識得面對, 到家陣都唔識..但係人大了總要面對.. 只可叫自己睇開d.. 要愛身邊的人..要珍惜一切的人和事…

    可能是我比較無情,
    我可以想像得到,
    當我身邊的人要走時,
    我應該都不會有太大的激動…

    我反而不懂得安慰死者家屬,
    不曉得該說什麼,
    總不成這個時候教人無情吧?

    對活著有盼望,
    對死亡無懼怕,
    對天家有信心,
    也許,
    這就是讓我坦蕩蕩的原因.

    C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